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坎子 >

金坎子 - 一染无垠

归档日期:06-03       文本归类:金坎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是我不填坑,是真的没有时间qwq

  吐槽体,瞎jb乱嗨,脑洞来了关都关不住,就撸了个小短篇

  感受很久没摸草金鱼啦,但我仍是深爱他们滴!

  “住我隔邻的隔邻的男室友每晚在我隔邻DIY我要怎样回应他!”

  来自一个匿名的巴蜀第一帅:华夏吐槽君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我要投稿!

  来自一个匿名的巴蜀第一帅:你在吗吐槽君?

  来自一个匿名的巴蜀第一帅:吐槽君你在吗?

  来自一个匿名的巴蜀第一帅:华夏玉玑子...

  金风玉露一相逢。

  给@竹夏的点文,沿用《那年春风未有只字许诺》的设定,以天草角度乱摸的小黄文一篇,ooc吧……但愿喜好vv。

  ——————————————————————————————————

  天草和金坎子的互动良多,公司像是居心让他俩炒cp一样,从天草出道起,这个名字就紧跟在金坎子三个字旁边。比如当初的《赤色华夏》,比如此刻的《口角羽》。

  还有个凑热闹不嫌事大的东皇太一,在边上火上加油,明知他俩cp正热还不避嫌地将两人放置在统一房间,因而路透拍到过不少天草和金坎子同进同出的画面,直让草金党大喊过瘾,东皇太一乃我草金发糖第一人。

  东皇太一刷到这条微博,转发并@天草,不远处正玩手机的天草愣了愣,...

  《我陪你番外》

  无糖小点心,吃了不牙疼。

  一.(假设这是一个怕疼的小草T^T)

  顾汐风大二的时候选了排球选修课,他向萧逸云炫耀:“当前我就是会打排球的人了!”

  由于萧逸云会冰球篮球网球乒乓就是不会排球。

  正在炒菜的萧逸云手一抖,想起了那段被排球安排的惊骇光阴,到此刻一听这两字手腕仍是会隐约作痛。

  他换了火,转过身盯着顾汐风这细胳膊细腿,神采复杂。

  “你晓得我为什么不会排球吗?”他问。

  顾汐风摇头。

  萧逸云说:“由于打完排球我的手就弯了。”

  此次是粗长一丢丢。

  ooc是我,写到后面我都认为我家坎子要反扑了……

  我仍是很喜好秦蓁最初那句话,以一个青梅视角来虐狗🐶

  ——————————————————————————————

  秦蓁:我有两个竹马,我认为我会和此中一个或两个按照套路处理我的初恋……

  我叫秦蓁,我有两个竹马,一个叫萧逸云,一个是顾汐风。

  我永久记得第一次碰头,萧逸云先是盯着年幼的我极不要脸的把他舔了一半的棒棒糖塞进我手里。合理我纠结着这玩意是该扔仍是该扔仍是该扔的时候,这小子回身看见了比他高一个脑袋的顾汐风,然后一把抢过棒棒糖,踮起脚尖塞进顾汐风嘴里。

  顾汐风其时是怎...

  真的是我的一个梦,大三更被本人的梦虐醒,一抹脸,枕头都湿完了。

  大概由于只是个梦,所以短小没逻辑?

  最伤人的大要是阿谁永久不会接通的德律风💔

  ——————————————————————————————————

  “请进。”从一叠合同中抬起头来,顾汐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视野里呈现宋陆风的身影。

  宋陆风进来后把门带上,有些不天然的坐在顾汐风对面。

  “我……”宋陆风支支吾吾的不晓得该怎样启齿。

  顾汐风最领会他这师弟,为人暖和性质弱,少有见他这般为忧伤。放下手中的笔,顾汐风也不...

  越到测验我越浪

  说测验前不会再更真是……脸疼QAQ

  “真是,无聊啊~”打了个大大的欠伸,天草把手里的剑一扔,回身就朝着玻璃门跑去,隔着厚厚的房门好几张广大的办公桌,金坎子伏案画符的身影缩成小小一个点。

  张凯枫捡起天草随地乱扔的剑,他今天干什么都不得劲儿,此时听见天草这句感慨,深有同感。

  不是没和陆南亭分隔过,他本人也不是那么矫情的...

  这是复习了一下战书的功效_(:з」∠)_

  既然吃不到,那这篇文就虐他好了╭(╯^╰)╮

  特殊办案处一旦闲下来,那时间是大把大把的。眼看着才时针才刚转过一小格指向三,张凯枫就起头收拾工具。

  整小我埋进符纸中的金坎子抬起头来,额上贴了张鬼画符:“哎,你提前走啊?”

  张凯枫点点头,走了几步仍是...

  说好的复习又荒疏了,今天早上其实憋不住,趁同窗上去讲PPT在底下摸鱼_(:з」∠)_然后,一发不成收拾……

  PS:在考完之前我是不会再摸鱼的!同志们入坑要隆重啊!

  再PS:此次会有个大BOSS

  骄阳当头,炎炎夏季的午后十分疲倦,此时深巷里传来的一声喵叫便非分特别清晰。

  少年身姿强健,悄悄松松跃下墙头,双脚稳稳踩在地上,动作行云流水般跟尾...

  讲事理,我本来只筹算些玉莫的,为什么草金作为一个引子能BB5000+?

  这个废话功力……一言难尽QAQ

  这篇文来自一个小太虚整场流光被敌方魍魉自爆无数次的怨念

  周佳比来有点不利,具体表示于流光第五次被义兵魍魉自爆送回家,他愤愤地拍着键盘。

  【流光】这里有条小生命:北内有魍魉卖腐!

  【流光】这里有条小生命:呸,潜伏!

  差点肛了1W字,服气本人,明明就最初这么点内容,前面铺垫竟然能写近6W字,我这个废话功力也是没sei了_(:з」∠)_

  分开时点燃的火堆只剩下一小撮火苗跳动着,边上放着行李配备,看起来和来时并没多大区别,按理说该当呈现的妺喜连根毛都没见着。

  世人上前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背包,玉玑子从中抽出张符贴在君武肩上,这才让他飘摇微弱的魂火不变了些。

  金坎子看了眼正殿中高耸的祭台,锁链照旧牢靠的绑在四柱上,看似...

本文链接:http://clinouest.com/jkz/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