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金坎子 >

金坎子_百度百科

归档日期:06-02       文本归类:金坎子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断根汗青记实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汗青上的今天

  百科冷学问

  秒懂星讲堂

  秒懂大师说

  秒懂看瓦特

  秒懂五千年

  秒懂全视界

  数字博物馆

  查看我的珍藏

  金坎子,玉玑子爱徒【原为首徒,后来剧情中透露陆之尚才是首徒,故改为“爱徒”(小我感受他会更喜好这个说法)】,太虚观门生。网游《全国3》人气NPC,西陵第一美须眉。在玉玑子势力中主管华夏事务,曾占领云麓仙居,后被八大门派门生重创。

  视师尊玉玑子为“神明”。

  顾汐风(金坎子)

  西陵第一美须眉,玉玑子爱徒,大荒第一嘴炮男

  收集游戏《全国3》

  目测20+,现实春秋成谜

  金坎子印象

  《金坎子印象·一》

  《金坎子印象·二》

  《金坎子印象·三》

  《金坎子印象·四》

  初代的金坎子

  二代金坎子

  三代金坎子

  玉玑子爱徒、西陵第一美须眉、大荒第一嘴炮男【非官方,但家仆系统有提及】

  外观为通明的紫霄剑

  金坎子兵器

  顾天阳,何飘萍

  玉玑子【进修太虚术法】

  陆之尚【师兄】,金元术,忆菡,秦筝,晚空,墨青书,水如烟,花翎十四钗,等。【喊七夜做师弟,但未把七夜看做玉玑子门徒】

  穆惊雷(雷),萧逸云(天草)

  厌恶的人:

  追求过的人

  :慕珊,宁梦

  掌管势力:

  玉玑子手下全数华夏事务,次要为云麓仙居【落枫阁有据点】

  出场剧情:

  北溟主线 隐逸云部门

  云麓悲 系列使命

  风起苍莽【华夏主线后续,需要在珍荟阁兑换使命开启的钥匙】

  玉玑子 顾汐风

  华夏干线·追击金坎子

  南海主线一、二周目

  云麓仙境副本【经验本是旧版模子的金坎子,坚苦本是新版的“银坎子”】

  太虚鬼观副本【做华夏太虚观系列使命时才会在副本呈现】

  少小时父母外出经商遭遇洪水逝世。后被乡邻吴大叔收容,又遭遇大

  少小顾汐风

  旱,吴大叔外出借粮被掠夺身亡。后几经辗转被送往死士营,最终被玉玑子救起,收为门生,对玉玑子忠心不贰。【风起苍莽使命】

  玉玑子官居王朝二国师期间,顾汐风伴同住在二国师府中,盘旋于宦海世人之间,因其举止风度,表面俊美,被称为“西陵第一美须眉”。(可是顾汐风本人不喜好这个称号。)

  因公事之便,顾汐风经常收支云麓仙居,并与此中一位名叫“秦筝”的少小女门生交好,因而也结识了追在秦筝后面的弈剑门生萧逸云,并常常充任两人之间起摩擦(多半是萧逸云惹到了

  青年顾汐风 少小萧逸云 少小秦筝

  秦筝)时的“润滑剂”。萧逸云认为秦筝喜好顾汐风,秦筝却说她喜好的是烟纶,但秦筝又在顾汐风追求慕珊时生气,萧逸云出言提醒秦筝远离顾汐风并说“顾汐风的心魔是全国”。当晚,萧逸云遭到顾汐风袭击,被关入落枫阁密屋。本来秦筝本就是玉玑子门下门生,少小被送入云麓仙居作为一颗棋子;顾汐风追求慕珊也是假意,实则是在秦筝窃取三卷天书的同时从慕珊处骗取天书。

  萧逸云被关进落枫阁后不久,顾汐风放萧逸云分开,来由是“阿筝求情”“你还有用”。萧逸云遂分开。后来顾汐风带人占领云麓仙居,掉臂秦筝否决杀死烟纶并束缚其灵魂。金坎子叫回萧逸云并要他带走秦筝。

  为制造“最强亡魂”,教康景仪将人变为尸兵的“化生返魄之术”,学会有熊族前往天冲咒的咒文。后以屠云为筹码获得疏影的协助,从萦尘处获得完整的化生返魄之术,将囚禁的“慕珊”变为“最强亡魂”,却发觉那只是一名与慕珊酷似的云麓门生,制造“最强亡魂”打算半失败。【华夏主线】

  后来,八大门派门生攻上云麓仙居,金坎子轻伤败逃被围堵,萧逸云假名“孤鹜剑客天草”救走金坎子,并送金坎子回到玉玑子身边。【华夏主线,追击金坎子,《金坎子印象·四》】

  再后来,顾汐风出此刻轮回塔一层,向七夜透露昔时蚩尤军寨的本相,对七夜形成精力攻击,说死了七夜。(并获得“大荒第一嘴炮男”称号)跟跟着玉玑子,背起七夜走到幽都王面前,趁其不备与陆之尚、晚空一同攻向幽都王。玉玑子打算失败,陆之尚身故,玉玑子、金坎子、晚空受幽都王节制,攻打王朝。【南海一周目】

  【南海二周目莫道然追溯过去时忆及金坎子率领人攻打太虚观,追杀宋屿寒不成。后轮回塔中,因玩家改变汗青,没能重创七夜,再无戏份。】

  金坎子印象

  《金坎子印象·一》

  墨青书已经问金坎子,为何跟随。

  墨青书并不消说很多的话,他晓得面前这个汉子什么都大白。虽然与金坎子了解不久,但具有风海军锐利眼睛的墨青书却看大白了,玉玑子对很多场面地步并不亲身操控,几乎整个华夏,以玉玑子为名的势力脉络,几乎牢牢抓在金坎子手里。对于很多小头子而言,“玉玑子师父”只是一个回忆,是传说里西陵城中升起的七头黑龙;真正控制一切,呼吁生杀的,是这个有着俊秀得让人感觉他更适合做娈童而不是统帅的美青年,而提到这个端倪如画的青年各类凌厉手段,每小我城市不由自主毛骨悚然。

  墨青书认为,以金坎子的野心和气宇,其实是不应甘愿宁可居于人下的,可他却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对师父五体投地的诚服和诚心诚意地恭敬。

  金坎子答他,您能否敬慕过神明。金坎子回覆这句话时,眼里的凌厉忽而无声无息地衰退了,整小我透出一股与他容貌类似的暖和与空明来。然后金坎子抿紧了嘴唇,长发猎猎朝着落日,恍然让墨青书看到了那种朝圣者的强硬与虔诚。墨青书没有继续诘问,本来,金坎子心中是有神明的,而那神明是谁,不问可知。

  后来,墨青书守护在奄奄一息的卫凌珊床前,喃喃地说,其实,金坎子师兄是个很幸福的人,由于,心中具有本人的神明,深信着本人崇奉毫不犹疑地去勤奋,哪怕功败身故被万人辱骂,本人心里,定会安好而幸福。

  《金坎子印象·二》

  金元术认可,在浩繁师兄弟中,金坎子不断待他是不错的,但金元术不断对这位师兄有种发自心里的反感。

  虽然,彼时,金坎子仍是二国师府进退两难的名门正派门生,游走于各大门派中隆重而文雅,但缺乏平安感的金元术,能很较着从金坎子身上嗅到一股危险的气味。——一种虽然躲藏极深,但爆倡议来,能够把整个全国都吞噬的危险气味。

  终究,金元术不是人,他本体是个麻烦的通俗青年宋陆风,孪生哥哥宋程风为了本身仙术的造诣,吞噬了宋陆风的三魂,玉玑子刚好路子丹坪寨,就让承影魔返还了宋陆风的三魄,把宋陆风变成尸兵金元术,用各类爱惜草药连结他的身体不败北。

  金元术十分清晰本人的地位,在玉玑子门人看来,他也就是个神通力量不敷强大的怪物,留他活着,只是为要挟云麓高徒宋程风,终究,

  作为焰离门生的宋程风,决不克不及让世人晓得本人手刃孪生弟弟的罪孽。

  所以,任何过度的善意,城市让金元术警惕而担心。

  在整个太虚观,金元术最亲善的人,反却是宋御风门下阿谁最年轻的兵宗宗主喻昭永,月夜里金元术偶尔会在上清峰道观内散步,便常见喻昭永在月下练剑。月华如流水映在武者的剑锋,法剑在虚空中划过嗖嗖的声音,反倒让他有种,人心纯真,万物安好的静逸。

  于是,后来倾崖古观覆灭,喻昭永被俘后,金元术在金坎子面前求情,说的即是:“他虽是宗主,却并不危险.在贰心中,已然,纯真得,只剩下剑。可金坎子却仍嘲笑着,把剑刺入喻昭永胸膛。然后利用反魄之术,将他变作亡灵。“何苦……让他死不安生。”虽然心中害怕,金元术不由得将心里所想吐出,“若是在容不得,一剑杀死便好。”“师父不断很赏识这小我。”金坎子目光冷冽,唇上噙着暴虐的笑容,“但惟有将他变成亡灵我才安心,终究是头山君,要好好把守了,才不会随时反噬我的神明。”“弄脏神明之手的工作,神明是不屑于去做的。”银发须眉垂头,满脸阴翳却毫不犹疑,“但这些工作,终需要有人里完成,不斩断脚下环绕纠缠的藤蔓,神明无从达到全国的巅峰。”

  那一霎那,金元术感觉,金坎子对神明的固执中丝毫没有任何薄弱虚弱,哪怕长夜无光,他亦会执起残灯傲对千夫所指,在冷落的废墟中,长啸当歌。

  《金坎子印象·三》

  后来,安居于朔望书斋,二心编写玉玑子列传的少女忆菡悄然想过,若是没有金坎子那夜的变脸,她会成长为如何的人呢。身为孤儿的她自幼入门,起头只是十分寻常的门生,混在女门生堆里打杂游玩,也没怎样被人留意。长到十一、二岁,便莫明其妙十分受师父呼应,师父给她赐名为忆菡,青眼有加,天然门中其他师兄弟也会对她多娇纵些。

  十四岁那年的元宵之夜,二国师府得了君王的赏赐,高高的绸缎和珠钗堆进殿来,玉玑子便唤了忆菡来选。小丫头喜滋滋地把头上脚上都载满了翠绕珠围的金银圈子,娇嗔地向师父道了谢,然后一蹦一跳地跑出府邸,想找师姐妹们显摆。

  跑出门时,见金坎子正在侧殿出来,纯白的头发在亮堂堂的花灯下有些狼藉,但仍连结这谦谦君子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尽显儒雅潇洒。

  这位俊朗的师兄日常平凡不断亦对忆菡极驯良,小姑娘便想上前往向他展现本人都雅的珠宝,于是毫无防范地跑到金坎子面前,唤着对方的原名:“汐风师兄,快来看呀,这些珠钗和手环忆菡带着都雅不?”

  对方俊秀的面庞近了,小丫头也禁不住脸上有些热,羞怯地低下头去:“是师父让我选的,很都雅吧?”

  忽而闻到一股浓浓酒气,须眉混浊的呼吸忽而扫到小姑娘鼻翼上,忆菡昂首,却见一贯文质彬彬的师兄,眼中只要凌厉无情的嘲讽,仿佛,在凝视一个矫饰耍宝的小丑。

  “一个假货罢了,何须这么满意。”他端住她的脸,很用力地掰过她的下颌,让她直视他眼中尖锐,小姑娘哪里见过这等架势,忍不住呜呜地哭了出来。

  “师兄……你醉了……”忆菡呜呜哭着,扭着肩膀想挣脱开,而汉子的另一只手却狠狠掐住了她的肩膀,让她完全动弹不得。

  “你感觉我醉了?”他口里吐着酒气,手指几乎要把她的肩膀拧碎,但眼中的尖锐,倒是十万分地——清醒。

  “莫非你不是假货吗?就只是长得有点像白露菡罢了,便仗着师傅的优容不知好歹……况且——还只是皮相的类似。”他嗤嗤嘲笑着,嘴唇切近她的耳畔,是恋人密语般极为暧昧的姿态,“你晓得吗——我厌恶白露菡,更厌恶你——”

  忆菡不知所措,挣扎不得,只能呜呜哭得更高声,然后耳垂上似乎有点点亲吻落下,小女孩除了满身哆嗦却什么都不克不及做。

  忽而听到耳畔嗖嗖风声,回头,她已身在陆之尚的怀中,这位玉玑子门中最年长持重的师兄冷峻地直面金坎子:“汐风,我提示你,别随便对同门出手。况且,她只是个孩子。”

  “哼。”金坎子突然完全清明抚着袖子,恭顺地对陆之尚揖礼,“陆师兄,鄙人酒醉失态……师兄不会讲此事奉告师父吧?”

  “小事一桩,我也会教诲忆菡师妹日后该若何自处,不让大师为难。只是——汐风,哪怕是看在我的体面上……别再碰忆菡。”垂头瞅着怀中仍在抽泣的少女,陆之尚眼中浮上一丝纪念和宠溺,“我晓得你厌恶阿谁人,可我但愿你晓得,阿谁人对很多人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哪怕在师父心里,也有她一席之地。”

  “师兄教训的是,汐风只是醉后失态,当前自当隆重行事。”金坎子再深深揖礼,即是无声退了下去。

  “当前离顾汐风远一点。”待金坎子退去了,陆之尚将忆菡放下,垂头,悄悄抚平她被弄乱的额发,仿佛慈爱的父兄,“少出来招摇,阿谁人——可是从来不戴珠宝粉饰,更不会招摇过市给本人惹麻烦。”

  忆菡便大白,陆之尚的“阿谁人”即是金坎子醉酒后吐出来的“白露菡”,她更晓得,本人这个名字“忆菡”只怕就只取“追想白露菡”之意,而金坎子那句“假货”更是一语成谶失望之下,却仍是猎奇:“陆师兄,阿谁白露菡……是个如何的人?她……对你和师父都很主要吗……”

  “白露菡是太虚观掌门宋御风的门下,汐风很厌恶她……认为,她直面汐风说,玉玑子师父并不是神明,而是个通俗的常人。”陆之尚悄悄拍着忆菡的小脑袋,“那些工作,你也不要多问多说,比起阿谁人,你不外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子,我想,师父也但愿你……永久是个不懂世事的小孩子,不要介入那些长短纷争。”

  忆菡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陆之尚眼中风起云落,于是她晓得,这些师兄们必然履历过很多风雨,心中都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她只是天分稀松普通的门生,那些疾风骤雨,任何一场都能把她卷入吞噬,到外相都剩不下一根。

  于是,忆菡十五岁生辰那天,走到玉玑子面前问他:“师父对忆菡的但愿是什么?是不是只需要忆菡好好活着,简单欢愉地活着?”

  玉玑子点头,于是忆菡款款而拜:“那请师父成全忆菡前去朔望书斋,让忆菡在安好的书斋中抄书念道,从此与世无争。忆菡亦愿写下师父的生平,二心为师父立传,以报师父养育之恩。”

  玉玑子轻轻有些惊讶,过了半响便悄悄摆手:“也罢,按你的所愿糊口吧。慧极必伤,情深不寿,安居于悠悠白云之间,不受现实烦扰,倒可终身安然。”

  从此,那位被传说为“玉玑子最宠爱的女门生”的小姑娘,就置身于书斋之中,偶尔会有同门门生来看望她,亦有各类江湖人士,向她讲述各类奇闻异事,从很多轶闻中忆菡也慢慢晓得了很多关于玉玑子、金坎子、陆之尚、白露菡等人的事迹,比她昔时在玉玑子门下时详尽很多。

  她执笔写下各类各样的故事,偶尔也与师父以及师兄们重逢,站在朔望书斋前,与大荒枭雄玉玑子同看云卷云舒,忆菡转脸浅笑,此时,少女的眼神中也闪灼着睿智的光线,她道:“师父,我感觉,我才是这个乱世中最幸福的人。”

  不问长短,不管兴衰,而那些远在云端高屋建瓴的人,却又伸手可及,便如捧了满天星辰在手中,光耀耀眼,令人羡嫉。

  更宝贵的是,忆菡懂得爱惜本人这些所有,也许,她真是大荒中最伶俐也是最幸福的普通小姑娘。

  《金坎子印象·四》

  在良多年当前,此时我的名号是弈剑听雨阁最桀骜不驯的孤鹜剑客天草,有无数公理少年想斩我首级成绩本人侠名,有万千怀春少女听着我凄美的恋爱旧事黯然落泪。而我独自坐在青羽湖边昂首仰望,燕丘天空零落无云,这时候很多旧事城市模恍惚糊地在脑海中浮现,如云麓仙居的落红,如桃溪水上的桃花瓣,如秦筝身上飘出的淡淡檀香,如顾汐风那身一直清洁不染尘埃的白袍。有时候我也会感伤,其实我和他们本不应有什么深交的,可鬼使神差的,他们成了我生射中很主要的人,

  我似乎生来就是弈剑听雨阁的门生。我本名萧逸云,极动听的名字,正合适弈剑听雨阁闲情逸致的调子,虽然也静心习剑,但不求功名不逐富贵,世俗风雨都被抛到脑后。我年少时代认识了顾汐风和秦筝。那时顾汐风和秦筝也是正派中人,顾汐风是二国师玉玑子门徒,道号金坎子,只是我极厌恶这些麻烦的道号敬称,于是便汐风汐风地唤他。秦筝是云麓仙居的小师妹,摸样甜美,跟在云麓师兄烟纶死后时乖乖的,可是顾汐风面前,却总没大没小地颐指气使,一时嚷着他要买檀香和钗送她,一下又让他呼唤出仙鹤陪她玩耍。

  我不断感觉顾汐风是行事稳重的人,待人殷勤冷淡亲热,所以他年纪悄悄就很受太虚观长辈们器重,后来他跟从玉玑子变节王朝,太虚观的门人也都纷纷为其可惜。

  顾汐风很宠秦筝,小丫头那些千奇百怪的要求,他都勤奋逐个满足。我其时很猎奇,感觉带着刁蛮令媛味儿的秦筝看起来不像是顾汐风喜好的那杯茶,即算顾汐风对她有好感,但那种眉眼中含着太多尖锐的少年,心中该当也是有全国的,在一个小女孩儿身上花太多心思,与他的性格不合。

  当然,后来玉玑子的阴谋揭开,大半个华夏沦亡后,我才晓得,秦筝和宋程风一样,是玉玑子为了三卷天书埋在云麓仙居的卧底,而秦筝的开畅和率性也都只是皮面的伪装,这个太小就背负了太多的女孩儿心中的冤枉,唯有跟她师从同门的顾汐风心里大白。

  当然,对于少年时代的我,他们只是太虚观门生顾汐风和云麓仙居小师妹秦筝,我就如一片云,简简单单在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并未想过,我们当前会有那么多那么深的交集。

  而我十九岁那年再遇秦筝的时候,却不盲目被她吸引。虽说女子光艳的容貌只是皮郛,但人往往容易被付钱的外表利诱。并且,其时的秦筝不单有如花容颜和最芳华的韶华,并且从云麓仙居里习来了闺秀的出尘和风雅,早就洗去了她昔时的率性合青涩,跟在烟纶身边款款而谈,也让人感觉是个不食炊火的旷世仙子了。

  我便爱上了如惊鸿般明艳的秦筝,至多,那时候我认为我爱上了。棋战剑听雨阁门生而言,恋爱是如呼吸饮食一般不成贫乏的工具,呵,我们不会去思虑年年岁岁天长日久,只迷恋这一时这一刻的相聚与浅笑。

  我很是强烈热闹地追求秦筝。她常常去西陵城把云麓掌门手谕传给焰离国师,我就陪她送信,寸步不离地充任护花使者,而送完信后,她却很喜好去二国师玉玑子贵寓久坐。

  那时候我天然不大白秦筝与玉玑子的关系,只晓得常驻二国师府的顾汐风常常送她王室的额黄和胭脂,便认为她是爱顾汐风的。于是我亦悄然接近顾汐风,长大后的他一身六祸白袍风韵飒爽,那张精美俊秀的脸蛋,让他成为西陵城无数少女以至王室女眷们津津乐道的才俊。

  可我晓得顾汐风不是通俗的俊秀须眉。这是一种发自心里的微妙感受,每次当我接近顾汐风和玉玑子时,我都感觉这两个汉子概况上平易近人,有俊朗的容貌和温文的气质,但哪怕他们浅笑得如沐春风时,那眼里,却分发着野兽般嗜血的光。

  “不要爱上顾汐风。”回到云麓仙居后,我劝秦筝道。“太虚观的汉子都很恐怖,他们心里都有恐怖的心魔。”

  秦筝怔住,俄然吃吃地笑了。她嗤笑的时候,照旧习惯性地用衣袖掩住嘴唇,连结着大师闺秀的姿势,可那种妖艳的娇媚却不盲目地从她眼中漏出来,这时我俄然感觉,无论怎样成长,换了何等斑斓的容貌,学了几多礼节和风度,其实这个率性刁蛮的小女孩,根骨里是一点都没变的。

  “萧逸云”大要是心中怀满了调侃,她那一刻竟然掉臂礼数,直呼了我的名字,“你竟然还记适当年黄帝蚩尤之战中,邪影反噬的那档子工作。不外要说心魔,谁能没有心魔呢?我们修习仙术的云麓仙居就真的是心无旁骛的天仙吗?而你们弈剑听雨阁,号称修仙习剑除魔六合间,你也不由于贪恋美色而苦苦追求我吗?”

  “不……不完满是如许的,通俗人小小的妄念和心魔也就而已……”我握住秦筝的手,深深叹了口吻,“顾汐风眼里的锋芒太盛,让我感觉,他的心魔,是全国。”

  此次秦筝竟完完全全怔住,好半天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待她神色青了又白,才狠狠甩开我的手:“我的工作,不劳你挂心。”

  而就在阿谁夜里,我遭碰到了人生中最大的一场变故。

  那一夜没有星光,冷冷阴风吹进我下榻的客栈。当我睁开眼时,只见无数个邪影拢在我四周,顾汐风冰凉的手指已掐到我的喉头。

  “我不断认为,我的伪装是完满无缺的。”他的手指很冷,哪怕死死掐在我的喉结上,也一直没染上任何热气,说着,他垂下脸来,那俊秀的脸上第一次毫无忌惮地展示出森冷的桀骜阴戾,“萧逸云,你若是跟别人一样迟钝该多好,你就是我弈剑听雨阁好兄弟,你能够笨笨地像闲云野鹤般保存,带着降妖除魔的傻胡想在大荒瞎转悠,命运好,还真能有个善终。”

  我勤奋用双手支持身体,我驰念动九玄剑诀与之拼杀,可身体却软软的无法催动灵力,他嗤嗤嘲笑,另一只手用上真力,悄悄一推我肩膀,便把我推倒在墙上肩骨寸断,肩膀揪心地痛,痛得我闭上眼睛,把嘴唇要出血来。

  “为什么不哭。你们弈剑听雨阁不是讲究率性而为,随心而动么。这时候要高声哭叫,才能给我乐趣啊。”他冷冷地笑着,一脚重重踩住我的脚踝,“呵,若是折断了脚,可能永久都站不起来了。”

  我勤奋轻忽身体的痛苦,却暗地用上上善若水恢复着本人的灵力,然后一招观其妙击得他措手不及,我反身跳到窗边,踩上剑,吟唱着三阳真火诀。

  “顾汐风,你即使厉害,但我萧逸云也不是束手待毙之辈。”强忍肩膀的痛苦悲伤,我拔剑出鞘,就与他交上手来。

  我记得不清那夜我撑了多久。一百个回合?仍是两百个回合?我感受顾汐风的功力是比我高的,并且他习练了邪影禁忌之术,灵力中带着一股寒冷的阴风,也为我这正派术法所无法企及。

  他不想那么快杀我。他居心攻击着非致命要害的处所,让我满身鲜血淋漓,喉中鲜血已涌到嘴边我再狠狠咽下,呵,哪怕在顾汐风眼里,我这狗急跳墙只是一出风趣的猴戏,我也决不克不及轻贱我本人。

  弈剑听雨阁的门生,生如闲云,死若落叶,哪怕最终落入泥泞,也当是文雅淡然的,决不克不及呈现出肮脏丑恶的形态。

  我记得我期中也有一招击中了顾汐风的左臂,有血水从那清洁的白袍里流出来,那时他轻轻皱了皱眉头。

  我最终面前一黑,向下栽倒时,我听到顾汐风叹得云淡风轻:“看起来像个小白脸,不外战役的时候,也还有点汉子的样子。”

  阿谁时辰,我认为我的生命曾经走到了终结。

  可我却在落枫阁的密屋里醒来。顾汐风竟找了人给我清理伤口,并敷上了药膏,肩膀破裂的骨头也曾经接好,我满腔愤慨地望着他,他只是眯着眼睛对我嘲笑:“我曾经给你下了盅。若是你敢泄露我的奥秘,你也活不了。”

  “何须这么麻烦。”我横眉冷对,“你昨晚不就是想杀我灭口吗,怎样俄然又改变主见?”

  “由于秦筝为你求情,并且…我俄然感觉 ,你对我还有点用途。”他负手而立,“伤愈后你就本人分开吧,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就当从来没认识过我和秦筝。”

  说罢他大踏步分开,走了几步,又回头,冷冷一瞥:“萧逸云,万万不要再干与玉玑子师父的工作,此次放过你,算是我良心发觉,你不要不识好歹自寻死路。”

  我有些不忿,但伤愈后我仍是独自分开了云麓仙居。那时我大要猜出来,秦筝与玉玑子顾汐风大要是一伙的,当然,我从未想过玉玑子的野心会那么恐怖,尔后来玉玑子和顾汐风也成为大荒汗青上惊天动地的枭雄。是的,后来,顾汐风真成绩了他本人的全国。

  当然,如何的全国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仍然云游大荒,去各地见各类各样的人,偶尔也行义举,为各地苍生斩妖除魔排忧解难。村野之地也有斑斓的少女红着脸赠我齐心结,我会浅笑的手下,然后哀痛地看着她们:“你是个好姑娘,很可惜,我心里早有他人。”

  这时候我心里也会意跳得很厉害,莫非我还眷恋着秦筝吗。明明她不是温良女子,明明她和顾汐风合谋取我人命,明明顾汐风警告我,若是想活久一点,就永久地远离秦筝。

  可我也是明大白白的,无论我走几多路,认识几多人,我也无法在回忆中抹去秦筝的影子,就如我一直忘不了顾汐风那飘渺的白袍和桀骜的嘲笑。

  他们都是太异乎寻常的人,闪烁精明,与我方圆的人有太多分歧,哪怕明知他们是恶的,但那些耀眼的光华,也会让我的心起头苍茫。

  三年之后,在云麓仙居满地落红里我听到了秦筝的动静,两个云麓仙居后辈门生窃窃密语着,说是火宗次宗烟纶正筹算向风宗精采门生莫云求婚,而之前大师不断认为,烟纶欢喜的是从小一路长大的小师妹秦筝。

  “公然光有张标致面目面貌仍是不可的呢。”云麓仙居的女门生偷偷嘲笑,“莫云师姐虽然没有绝色容颜,却明慧理事,年纪悄悄就掌管了云麓仙居的三卷天书,配烟纶次宗,才是真正的门当户对。

  我听得心里有些堵,却看到那几个后辈女门生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快步闪躲,定睛一看,确实秦筝淡落地在路上走来。

  秦筝仍是很斑斓的,三年的光阴让她变得愈加肃静严厉清丽,听到这些闲言碎语,也仿佛丝毫没有在意,只走到我面前时,我却惊讶地发觉她眼中带着枯槁的血丝。

  “阿筝,你这是何苦。“我不由得对她开了口,”你到底爱谁呢,顾汐风,或者烟纶。“

  “我爱谁很主要吗?”她随手擦过额前的发丝,“人在江湖,情不自禁罢了。”

  其实,哪怕后来秦筝与我相伴最初时辰,我也不曾从她口里,听她亲口认可对顾汐风和烟纶的实在感情,不外,这个从一起头就被玉玑子牢牢节制住的少女,在游戏的最后,就得到了去爱人的权力、

  所以她只能说,人在江湖,情不自禁。

  可当我叹着气回身的时候,秦筝却悄然拉住了我的袖子:“逸云,陪我上山看落花,好吗?我不会耽搁你太久时间。“

  我无法拒绝秦筝的请求,便陪她上了山顶,我们并肩坐在树下,天空慢慢也飘了雨,纷纷的落花散到我们肩上。

  “逸云。做一个弈剑听雨阁门生真的很轻松啊,能够去本人想去的处所,见本人想见的人。“在细雨和落花中,秦筝眼神有些迷离,”自在该当是很夸姣的感受吧?“

  “自在并不代表随心所欲。“我向她苦笑,”好比我爱的人,永久都不爱我。“

  “你就那么但愿被我爱上吗?“她讪讪地笑,忽而很当真地对我说,”被我们爱上的人,才是真的倒霉。“

  我晓得,秦筝口里的“我们“是谁,她与云麓仙居火宗次宗烟纶暧昧不清,此时西陵城的顾汐风正追求着焰离国师身边的云麓大世界慕珊。我晓得掩在这些恋爱背后的都是算计和阴谋,可此时我俄然想,若是能与这些耀眼的人有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哪怕焚身殆尽,也是无怨无悔的。

  当然,我是弈剑听雨阁门生,弈剑听雨阁的人从来对政局和势力毫无乐趣,我亦是名望不高的后辈门生,没有任何价值为他们操纵。

  于是,我和秦筝,永久只能在无人的时候,在细雨轻风中,并肩坐在云麓仙居的桃花树下,让风雨中的落红溅了我们浑身。

  再见秦筝,是在云麓仙居沦陷后。这时顾汐风曾经是整个华夏赫赫有名的玉玑子爱徒金坎子,他派人传信给我,让我带走秦筝。

  那时秦筝容颜枯槁,人命危浅,她仇恨地凝视着身边走来的每一个玉玑子门人,口中喃喃念着,明明说好么,过后放烟纶一条活路,但顾汐风师兄照旧毫不犹疑杀死他,把他的灵魂变成镜魔。

  顾汐风有些羞愧地告诉我,秦筝为帮玉玑子探得三卷天书的奥秘,一边鼓动烟纶和莫云的亲事,此后却不断诱惑着烟纶,以至不吝委身于师兄,只为获得更多云麓三卷天书的动静。

  “此刻她没用了,你们就要丢弃她么?“我嘲笑着。

  “不…我情愿娶阿筝为妻,我情愿将我所有权力都与她分享…可是她此刻…“顾汐风竟然也会无法苦笑,”她不要全国,只需烟纶。”

  “烟纶…是个好人吧?”我坐在秦筝的床边,握起她的手,“阿筝,虽说人在江湖情不自禁,但你也其实太勉强本人。”

  “呵,你是顾汐风师兄搬来的救兵么?”她狠狠冷笑我,“本来他昔时饶你人命,就是为了给我找个最初归宿啊。”

  “你也好,我也好,对于玉玑子师父和顾汐风师兄而言,都不外是一件可操纵的东西罢了。”她毫无忌惮地刺痛着我,“也好,物尽其用,我就跟你走吧,在如许闹下去,只怕顾师兄送给我的,就是一瓶毒药了。”

  我无言,惟能紧紧抱着她,让她狼藉的发丝垂在我肩膀上,滚烫的泪珠浸过我的软甲沾湿了胸膛。

  “阿筝,不管别人怎样看,我真心想给你一个安好的归宿。”等她哭累了,我才悄悄擦干她的泪,“乱世苍莽群雄并起,可不我从此只是通俗常人,无论谁会成为全国霸主,都再与你我无关。”

  秦筝最终随我去了江南,我们在桃溪旁的村子里住下,哪里桃花怒放,秦筝说,这个村子让她想起昔时云麓仙居的春天。

  烟纶死去时,秦筝自断经脉明志,再加上儿时在玉玑子门下习练过邪影,阴气反噬,我们隐居时,她已时日无多。

  不外在最初的日子里,她倒不再吵闹,常常坐在床上,侧头看窗外晨光日落,花落花开,有时候她脸上会浮现出惨白的浅笑,斑斓却凄悲。

  “逸云,你晓得么,烟纶是爱我的。哪怕他被顾汐风师兄杀死,灵魂被困于镜中变成亡灵后,他望着我的眼神里,照旧没有恨。”临终前秦筝抓着我的袖子,暗澹地浅笑着。

  “我也爱你啊,阿筝,你这么斑斓,其实爱你的儿郎不可胜数,只是他们没人入得你的眼。“我用手臂支持着她的头,温柔的劝她。

  “不,有良多人倾心我,你和顾师兄同情我,唯有烟纶才爱我。“她转过甚,重重咳着血,”逸云,你是个好人,你简单又洁白,很诚心地想爱惜我…我…真的很感激你陪我渡过这最初一段安好的光阴。“

  我忽而大白了秦筝对烟纶如斯固执的缘由,她自幼被玉玑子节制,底子不晓得若何去爱人,但同时她又如斯细腻而懦弱,所以,她要死死抓住一小我的爱,这个如花蕾一般纤细的少女,得到了最初的哎,她底子无法在这冰凉的世间继续呼吸。

  “我死了当前,若是可能,请你像守护我一般地守护顾师兄吧,其实我不恨他…虽然他杀了烟纶,但我晓得,他和我一样,活的很辛苦。“在最初的时辰,秦筝竟也谅解了顾汐风。

  我无法抚慰她,我只能默默看着她在我臂弯里咽下最初一口吻。屋外暴风骤起,又挂了桃花瓣在整个桃溪上漂浮。我忽而感觉,秦筝般柔弱斑斓的女子,本不应生于这污乱世间的,随这落花流水离去,倒也走的干清洁净。

  安葬了秦筝,我又回到了云麓仙居,向顾汐风交接了秦筝的后事,后来我冷冷回身离去,走到山口,却听闻八大门派门生反扑云麓仙居,太虚逆徒金坎子力敌不堪仓皇逃脱。

  我下认识地回头去寻顾汐风,只见他被一群名门正派团团包抄,一身素裹白袍血迹斑斑,握剑独立时,脸上照旧毫无惧色。

  来不及多想什么,我念动剑诀阻遏这些正派门生,他们很很问我到底师承何派,为何一意袒护罪行累累的玉玑子逆徒。

  “孤鹜剑客天草。“在吐出这个随口扯谈的名号时,我就大白,弈剑听雨阁门生萧逸云从此去世间消逝,从此,我即是与枭雄玉玑子合谋的孤鹜剑客,我从正派手中,救下了罪行累累的大荒奸雄金坎子。

  “没想到你会救我。“顾汐风并没有跟我客套。

  “你死了,我的盅毒没法解。“我也找了个名正言顺的来由。

  顾汐风没有再说什么,他似乎能够接管这个完全无私的来由,然后我一路缄默着陪同他前行,在山洞里他捧了泉水,本人清洗浑身沾毒的伤口,一声不吭。

  “还要去找你师父吗?“我把剑抱在怀里问他,”阿筝说,你们都活得很累。或者像我如许,云游四海,做闲云野鹤会轻松良多。“

  “只需我有一口吻,我就会跟师父站在一路。“顾汐风垂头,”阿筝只是个柔弱女子,但我和师父,都是为全国而生的。“

  我轻轻抬了抬眼睛,这个汉子老是让我不由自主地仇恨,哪怕到了被追杀狼狈逃窜遍体鳞伤的时候,哪怕他被狠狠碾压进土壤了,仍然能如星光宝石一样闪烁。这是与我完全分歧的汉子,他的闪烁总能让我嫉恨,然后不由自主地移不开眼睛。

  最初我仍是陪着顾汐风找到了玉玑子,回到师尊身边时,顾汐风终究回头望了我一眼:“其实,我从未对你下盅。“

  “我晓得。被下盅的人,不成能像我此刻这般健壮。“我耸了耸肩,”昔时你绕我一命,今日,我算是知恩图报。“

  “萧逸云,你为我变节了王朝。“他的声音有些哆嗦,”你身为弈剑听雨阁门生,没有立场如许做。“

  “我从未效忠过王朝,孤鹜剑客天草,只是做了本人想做的工作。“我摊了摊手,”况且,秦筝说,要我帮她守护你。“

  “那你能否情愿插手我们。“此次,想我发问的是已经的二国师玉玑子,”待我大业有成,定邀你共享全国。“

  “全国…对我来说,只是害死阿筝的工具。“说罢我转过身,“汐风,阿筝临死前,说她最巴望的是爱。你最巴望的是全国,而我,只是想要自在罢了。”

  “我要,像云一样自在。”我和顾汐风辞别时,我如斯对他说。

  此后孤鹜剑客天草的名号竟然响了起来,那救援金坎子、桀骜不驯的黑衣少年,远比已经安分守纪的弈剑听雨阁门生萧逸云出名气。人们说他深爱金坎子的师妹秦筝,毫不勉强为玉玑子一门冲锋陷阵;也有人说,天草蒙难时曾为金坎子所救,于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而我却到了燕丘。这北方的茫茫草原,少有八大门派华夏王朝的纷争,玉玑子的势力也少少侵入。我就坐在青羽湖边,听卖唱的路人说起华夏的烽火纷飞,玉玑子和金坎子的诡谲阴谋。

  有时候听着这些遥远的故事,我也有些恍惚。这些本该在汗青画卷中的人啊,却一个又一个非常新鲜地出此刻我的回忆里。那些无法、哀痛、却又非常温暖的旧事,那些野心和疾苦,等候和追逐,还有,那种在心中延伸的,谁也无法言明的默契。

  秦筝曾经逝去,我不晓得顾汐风的将来会若何,他和他阿谁野心勃勃的师父,能否真能在大荒成绩他们的全国。唯有一点,我是明大白白的。我此刻是桀骜不逊的孤鹜剑客天草,所以,我再无来由握紧利剑,站在王朝背叛金坎子的对面,以至,若我再见顾汐风在我面前落难,仍是会不由得出手救他。

  ——这就是我对秦筝的许诺,是我们三小我的羁绊。

  初代的金坎子

  初代金坎子出此刻《全国贰》游戏中,云麓仙境副本BOSS,白衣六祸三号脸

  金坎子1.0

  道长。【人称1.0】

  二代金坎子

  后来金坎子具有独立建模,原画中是一位穿着华贵的俊美青年,不失霸气。然而由于建模失误,现实游戏中的金坎子整容失败,被玩家吐槽。【人称2.0】

  金坎子2.0 原画

  三代金坎子

  三代的金坎子是目前游戏中所用的金坎子的模子,白衣鹤发,穿着华贵但不失高雅,容貌秀气之中透着邪魅,“看起来像是好人”。【人称3.0,或“银坎子”】

  华夏干线使命奖励《金坎子印象》

  词条标签:

  金坎子图册

  V百科往期回首

  浏览次数:

  编纂次数:4次汗青版本

  比来更新:

  (2019-04-06)

  金坎子印象

  《金坎子印象·一》

  《金坎子印象·二》

  《金坎子印象·三》

  《金坎子印象·四》

  初代的金坎子

  二代金坎子

  三代金坎子

  举报不良消息

  未通过词条申述

  赞扬侵权消息

  封禁查询与解封

  ©2019Baidu

  京ICP证030173号

本文链接:http://clinouest.com/jkz/331/